back
1991-1996 Moving Store 遊移倉庫 1996 6/01-22
Solo exhibition/ installation/ Bamboo Curtain Studio/ New Taipei city

遊移倉庫 湯皇珍創作自述(第二版)
竹圍工作室十五年紀念專輯

我的計畫總是對空間的有機紋理感到興趣。它們往往能由展覽的空間,近一步延伸到城市,社會結構,再深入到我對人類處境的自覺關照。所以,空間對我而言是具有挑戰性,是深具辯證的所在。無論我使用的是美術館或另類空間、是街上或港口,能挑起提問的地點才會使我想要做作品。

竹圍的那次計畫,我提出的是雙層的迷宮,有兩個行走的參照座標,一是我膝蓋拓印的黏土板,一是放於牛皮紙袋中的方糖,邀請誤闖小路深處、狐疑拉開鐵門的觀眾進入一種展場與展覽軌跡的追尋。無論你使用哪一個參照點,終是走入這個似有謎樣訊息的空間,寫上自己的位移。

展覽結束時,搬開我的迷宮,發現地面已經引來期間加入的蟻窩路徑,還有夾到陳正勳手指的螃蟹;最後方糖與紙袋都化為烤熟蕃薯的陣陣香味,我們望著悠遠的地貌吃將起來,這就是竹圍工作室:潮濕的釀作著一種隱約的行徑,關於藝術的呼吸吧?

行走,辨位,思考參照點,進行改組的自覺始終是我作品的核心,也是關於人的核心。

遊移倉庫 湯皇珍創作自述(第一版)
游移美術館─竹圍工作室 1996 6/1 –6/22

倉庫總讓我想到考古所用「重新出土」這四個字,很奇怪,尤其在高而舊的鐵欄氣窗下,反反覆覆低頭行走,檢視因潮濕而發霉好像書寫著某種版圖記述的地面。這個倉庫夠荒僻,平凡的座落在這個連錯車進來都困難的地方。

走累的腳,留下重量,在這裡休息一會兒再搬運上路;卸下的有袋有糖,循著指引,曾經走遠也曾經回到此時。它們關係著我一貫將人與時空所作的對位。

小的時候,家鄰近的空地上不知怎麼被堆滿了有半人高、錯錯亂亂未鋸分的巨大樹幹,每到黃昏我便在那些橫臥的樹身間翻跳,玩到天完全黑了才跑回家吃飯,我很希望重溫這個記憶片刻,所以特別做一個絕對可以爬上去的梯狀堆積物。

這個展覽唯有一個渴求,佇足,遊移,攀爬,走動,蹲踞,循線出發…..無論如何,走吧。

寫於5.6 1996 基隆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 Reserved by Tang, Huang-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