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1991-1996 Planting Zero 原點種植 1993 4/12-23
Group exhibition/ installation/ National Institute of the Arts/ Kuan-tu

關渡平原上的原點種植計畫
湯皇珍個展 雄獅美術第266期 p.51

第一去新蓋好的藝術學院是為了「好玩」。客運由塔城街出發很快的過橋,除了中途司機停下來,在熟識的商家買了一包檳榔,一路飛快奔馳。我盯著司機直說要在「關渡國小」下車,他似乎很有耐性地終於在過了關渡之後,把我放在灰塵漫天的路上。我只得再換車坐回程。看到「藝術學院」的標誌時很無力,還有一段長而陡的斜坡要爬上去。這個學校在我出國前還到處「寄居」,現在硬體建築已經逐漸成形。我停在福利商店買了易開罐咖啡,看見隔鄰的學生正在電腦面前,利用一張卡來搜尋這些活繃亂跳的購物資訊;爬上美術系館的頂樓,碰見也在上面稍作休息、吹一吹風的黎志文老師。由這裡,他可以遙遙「監看」正在下面雕塑教室做「工」的學生們,說一說某某學生很不錯什麼的。雕塑教室外還是野草山坡,甚至在南瓜蔓藤旁散落著大小石塊,每一石塊上面用了各種符號來標明這些石材所屬的主人;越過這些,在此處視野不及的地方有個「夢幻球場」,這是學生們的形容,其實是一片極度還「沒有建築物」的草地,當你認真走上去時,仍舊酷似一個球場,「配合著」豎立其上一支足球的欄網。重要的是:球場崖下,便是記憶中的地方,叫—關渡平原。

第二次再上去,因為展覽,變成一次嚴肅的勘場丈量。想在關渡平原上種些什麼,便是這次展覽的出發原點。很多的「圓」點,等距落在十字交叉的地格線,隨著格線同樣重複延伸,如果你由樓上下望便是星羅棋佈的點,佔據了地。雖然,實則它們是麵粉所圈出的一個一個的「圈」,用一次一次人的彎身,把這些「圈」放進經緯交織的宇宙。圈中,預備了萌生所需的原點;那是圖書館的大廳,那是俯瞰關渡平原藝術學院圖書館的大廳。也許這樣一個「人」的簡單行止,因為仔細選擇的時空,得以期待它潛存的辯證力量。

我將採由內向外,之字形順序,將麵粉圈「種」完,然後由大門口退出。大廳兩旁保留的雕像區,亦視為多個單「點」加入圈田。那麼,是不是馬鈴薯可以在大師腳下與塑膠花盆取得三者的平衡呢?

必須註解的是:屆時二樓尚有黃文浩的「風與水」,他的節拍聲將跨入我樓下的大廳,而我的麵粉圈田、馬鈴薯與花盆也將與「風與水」相「抗衡」。

國立藝術學院圖書館1983 4/12-23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 Reserved by Tang, Huang-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