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1991-1996 Sixteen Ideas for Garbage Arrangement 十六種處理垃圾的想法 1992 7/02-26
Group exhibition/ action/ Taipei County Cultural Center/ Panchiao

垃圾搬來般去的文明心結
民生報 1993 7/5 文/湯皇珍

說到垃圾總是讓人面紅耳赤。是一支用不掉又想換新的半截口紅,是昨夜擰鼻涕又擦臭腳丫的衛生紙,是寫了又撕不佈滿內心肉麻字的斷腸稿子,是舊牙刷,破鞋子,兩根橡皮筋和若干麵包殘屑,沾滿你生活的痕跡。如果有人要檢查的話,還可以由垃圾寫偵探故事。是做南北雜貨,電器買賣,菸酒走私,還是交換珍禽異獸的,只管去查一查放在門口的那一袋垃圾,沒有不真相大白的。不消說,垃圾還可以檢查道德修養。關於那一些趁黑丟到別人門口的「髒東西」,還有「禁止倒垃圾」下的垃圾,君不見人人皆掩面而過,有誰敢出來承認那是「自己的所作所為」呢?

近半個世紀以來,垃圾,是自詡文明的人類內裡最大的心結—它的出現,擺明了你有一堆處理不掉的東西。你對它莫可奈何,「愛理不理」這是客氣說法,其實是你「無能為力」。面對數以噸計的它們,就是再有錢財的,有地位的,有面子的人都不免氣短。更難堪的貢獻是你每日定時製造出一堆這些叫「垃圾」的東西!當然,你可以推給別人去臭,玩一種叫「自己很清白」的遊戲,可是地球只有這麼大,除非你不著陸,「總有一天等到你」,這句癡情的話不專是在花前月下說的!

午夜夢回,細想,第一個把報紙變麥芽糖的那個「買酒酐」的人,可以稱得上是處理垃圾的祖師爺,當他要你含糊不清咬著那一口黏牙的糖時,也許你正好可以想想報紙和麥芽糖是個什麼循環。陳慧嶠只說是骨頭,陳愷璜直指能量,黃文浩搬出他的黑色百寶盒不語,顧世勇用墨汁來洗肥皂;莊普、盧明德、葉竹盛、陳榮發、吳宜芳、王正凱、連明仁、程文宗、木殘、巫義堅、季鐵男都湊上來嘰哩咕嚕,於是縣立文化中心開出來處理現代藝術。這倒讓我突然記起卡謬的箴言:人類所謂「工作」—就是把「事物」搬來般去的改變位置而已!照此推演,如果天空破了一個大洞,地面想必也已隆起巨丘,只是我們尚未幡然悔悟。所謂蓋世英雄難免無常,富貴榮華猶如春夢。

在人類與垃圾如此「強制」的關係裡,是不是正好提供我們人類一個深切自省的機會,而後,套句陳愷璜的話:才會開始有想法。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 Reserved by Tang, Huang-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