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1999-2012 Back to Cave 重回洞窟 2011 6/23-7/9
Solo exhibition / action / Gallery White & Black / Taichung

重回洞窟
湯皇珍solo
台中黑白切 2011 6/23-7/9
6/23 10:00入洞 7/9(六) 19:00座談

我們曾經進入洞窟,躲避大自然中無法承受與應付的衝擊,雨雪冰霜,烈日強風,地震山崩加上野獸的吞食;我們曾經進入洞窟,摸索一種逐漸複雜的安身立命與停留駐足的所在;我們曾經進入洞窟,在裡面,我們儲藏了我們曾經存在的論證:文明的演進、人類的辨識、書寫與記錄混成的一種語式,已經形成徵候的圖示所以迷人,因為謎語在其中:我們所見並非我我們所見。

循著裂縫,滲入頹蝕間的間隙窺視將不可收拾。當人類結束之後預言仍是頹蝕,一切人為的皆不可能存在,不論我們如何誇許其龐大無極堅固無比,都會在水撐開的裂縫中崩落化消。循著裂縫,滲入頹蝕間的間隙,巨石已然變易,時間與空間飛梭,一轉瞬,只聚集這些成謎的喃喃自語如指引的手勢,如果我們還願意相信人類的啟蒙以及藝術最初始的欲望。

藝術家反窗為窟,並入洞織造。繼續留下未了的謎語,繼續追問藝術最初的慾望。

展出狀態:
展覽期間創作者將進出黑白切內不定時創作。
牆面上將會出「洞窟壁畫」,壁畫於展出結束時塗除。
隨展覽時間以及壁畫出現進度,進行影像紀錄並複印後轉貼於玻璃,
內外兩層的織造並無依循固定的邏輯關係。
請尋訪者探入依著時間逐步遮蔽的裂縫間隙窺視、捉捕或兀自目盲。


1. 請說明此次展演整體概念及創新特色

每日,我帶著兩個包袱進入洞窟,摸索一種逐漸複雜的安身立命與停留駐足的所在;裡面,儲藏了我曾經存在的論證。繼續打破建構。循著裂縫,滲入頹蝕間的間隙窺視將不可收拾,巨石已然變易,時間與空間飛梭,只聚集這些成謎的喃喃自語如指引的手勢,如果我們還願意相信人類的啟蒙,藝術初始的欲望以及極其脆弱又凝聚面對創作的心智挑戰。

過去的、當下的、透過機器觀視的複本與物質原件我已經夾殺在線條、紋理、顏色、意象等繪圖語言—尤其是意象可能的陷阱中精疲力竭;捏拿著哪一個可能織造的經緯?我們儘量讓這些異議份子進行對話?再度透過COPY的既成物,如果捨棄了原件,消失了過去,這些複本如何有意義的存在?照片造成瞬間對象物的死亡,卻錯生了另一個複本,它不是原件也不是不是原件,拉拉扯扯的雜訊才可能是製造陳述的慾望與心神恍惚的所在。香味的確存在,卻無法留住。它們成立在每個瞬間也崩壞在每個瞬間。

展覽期間創作者逐日進入黑白切空間內創作。作品於展完行動離開日塗除。
黑白切櫥窗之展示空間,在作者創作時,同時反轉成作者面對創作與自我的私密洞窟。
隨展覽時間以及創作出現進行影像紀錄並複印,繼續以複本圖影、文字、塗繪、在先後、內外、觀與視的多層次空間進行織造。
尋訪者依著時間逐步在遮蔽或裂開的縫隙窺視、捉捕或兀自目盲。

2.請概述本展演計畫的目標,及相對於創作者∕團隊創作歷程或專業發展的意義。

我們曾經進入洞窟,摸索一種逐漸複雜的安身立命與停留駐足的所在;我們曾經進入洞窟,在裡面,我們儲藏了我們曾經存在的論證:文明的演進、人類的辨識、書寫與記錄混成的一種語式,已經形成徵候的圖示所以迷人,因為謎語在其中:我們所見並非我我們所見。

在創作多年後,我返身回到洞窟,面對,每一刻過去自我的存續以及創作的最殘酷進程─藝術最初的慾望。

湯皇珍簡介-小

重回洞窟第一dm

重回洞窟第二dm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 Reserved by Tang, Huang-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