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1999-2012 I Go Traveling Ⅷ/ Wise Man Fish Here 我去旅行八/ 智者在此垂釣 2009 4/1-19 Action , 9/5~30 video-installation,
010 10/2~2011 1/9 video-installation / Dogpig Art Cafe,Hong's Foundation for Education and Culture,2010Taiwan
iennial / TAIWAN

我去旅行八/ 智者在此垂釣
湯皇珍 個展
I Go TravelingⅧ/ WISE MAN FISH HERE
Solo exhibition of TANG, Huang-Chen

第八個旅行叫「智者在此垂釣」;那是一間書店入口的智語。 不知怎麼,每次讀著這幾個字就會出現一個讓我著迷的景象:總是孤獨的、旁邊沒有人,垂釣者泊舟對著寂靜如水的河道,背向遠遠發現他的人。
The 8th travel- I Go Traveling is entitled “ Wise Man fish here” which is the motto on the entrance of a bookstore. I do not know why, every time I read the sentence a charming fantasy arises: The wise, always lonely without any company, faces the silent riverway and turn his back on those who seek him from far away.

他在沉思什麼,那麼長的時間?
What is he pondering, for such a long time?

「我去旅行」從1999開始,是不是已經被許多人談起?近年,我卻越來越失去向來自豪的記憶力。而我的母親,漸漸步入一種科學上稱為「失智症」的病程。她常常繪聲繪影的瞎掰一些子虛烏有的事情,來說明她的東西為什麼找不到了。她所指責這些人物是真的存在─也許是我,也許是我父親…但─她所描述的那些事情卻是不是真的存在!這些個「找不到東西的故事」怎麼會在她的腦中編織出來?當然,我們都憤怒的拒絕她所說的「故事」,覺得無比的冤枉!
Was the series of “I Go Traveling”, which began in 1999, mentioned by many people? In recent years, I have been increasingly losing my great capability of memory. My mother is increasingly bothered by which the doctors call “Dementia”. She often created various vivid stories in order to explain why her articles were lost. The people blamed by her, either I or my father, are real, but the scenarios she described were fake! How could she made up those “I-can’t-find-my-article” stories in her mind? We, of course, angrily deny the stories she claims and feel so unfairly treated.

因為這樣的困擾,我開始閱讀醫學書籍;書裡科學的告訴妳,腦部受創的位置,功能受損的反應,甚至描述症狀,建議妳應對的方式;然而,這些都無法讓妳在面對生病者無理取鬧時多一點從容,妳仍舊深深受傷與困擾。
Because of these besetments, I started reading medical books which tell me the damaged area of the brain, the reaction of the function impaired, the description of symptom as well as the suggestion of how to react. Nevertheless, such information can not let you take it easy when facing the patient’s bothering. Still, you get hurt and deeply annoyed.

我的法國好友知道我要做一個關於記憶的作品,馬上送上普斯特(Marcel Proust 1871-1922)的「追尋往日時光」以及德勒(Gilles Deleuze 1925-1995)的「意義的邏輯」、「堆千台」三本厚厚的大書,想來關於記憶絕不件簡單的事。
My French friend sent me three thick books, A 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 by Proust and A Thousand Plateaus and The Logic of Sense realized by Deleuze, when he learnt I want to make a work about memory. Memory must not be an easy thing.

而垂釣的智者,是不是也正在回溯自己再也想不起的回憶而孤獨漂流?
Is the wise one trying to remember the memory he would never recall and now drifting alone?

「旅行八」預備由高雄豆皮藝文咖啡館起錨。讓自己的「充氣橡皮艇或獨木舟」,「漂浮」在豆皮隔起的密室裡;讓進入展場的觀眾,藉由視訊、音訊連接,或登高俯瞰,可以三不五時聽見正漂浮在密室獨木舟上的智者〈作者〉喃喃自語。

「垂釣」時,我的工作就是專心漂浮─摸索記憶匣中那些我可能已經記不清的故事;或是毫無意識的發生一些沒有具體目標的移動。觀眾聆聽、觀看正是如此的垂釣。

展出:2009 4/01~29
地點:高雄豆皮文藝咖啡館
現場垂釣:
4/3〈五〉 4/4〈六〉 4/5〈日〉19:00-21:00
4/10〈五〉4/11〈六〉4/12〈日〉19:00-21:00
4/17〈五〉4/18〈六〉4/19〈日〉19:00-21:00
與藝術家面對面:
4/5〈日〉 4/12〈日〉 4/19〈日 21:00~

Wise man fish here, Ici un homme sage qui pêche.
Tang Huang-Chen Je pars en voyage Ⅷ 2009

Construis une cellule de 90centimetres de large ,240 centimetres de haut et 200 centimetres de long en bois brut et j’ai fait mes performances dedans sans me voir par les spectateurs mais observer par un cameraman de haut. Pourtant les spectateurs pourraient me percevoir et suivre par les récits que je monologues ou parfois intervenir de la situation de dehors, le son le chanson que je produis avec un micro et les images filmées par un caméra tenant de moi qui ont été projecteés sur la façade d’extérieur de cette cellule en face de spectateur au même moment que je les regardent.

La performance se déroule environ une heure et demie. Toute narration a été lancé tres vite de ma langue sans avoir de temps trop choisir des mots et je les fais 9 scènes sans répétition. Peut-être certains tâches ont été établies parmis de chaque scène successive. Mais il me semble plutôt que je courses les images sortant de la mémoire je les traduisent vite avec les paroles le son les gestes tres tendus comme si j’avais devant les spectateurs. Je m’arrête quand j’avais me vidé.

Dans l’occasion de la présentation documentale, j’ai fait les textes complètes en dictant touts les récits d’après les enregistres vidéos, le discours qui deveit l’écouter est difficile ou ridicule à lire. Puis j’ai montré ce qui me regarde et ce que je regarde, deux scènes des vidéos au même temps et au même code du temps.

Pour moi, ce qu’on pourrait raconter ainsi tout vite sans penser tres attentive ce sont des mémoires personnelles fascinantes qui gardent inconsciencieusement au fond de l’ âme. Je commence par: j’habite dans Venise à Taiwan….

湯皇珍 我去旅行八/ 智者在此垂釣 記錄展
TANG, Huang-Chen 2009 DOCUMENTATION
I Go Traveling Ⅷ/ WISE MAN FISH HERE

湯皇珍的「我去旅行」系列,2009進入第八個切片:「我去旅行八/智者在此垂釣」。這系列環繞著「旅行與溝通」的命題,走過作者身心的遞變,糾纏著溝通語式的詭譎,在旅行的二十一世紀裡匍匐。第八個旅行試圖「捕捉」一種人類心智的奇特之旅—記憶與垂釣。關於垂釣者與觀視垂釣。

作者在「垂釣現場」以木隔板搭出一寬90長200的密室,宣告進入此密室「垂釣」,共九次垂釣,每次平均歷時一小時二十分鐘。觀眾隔著隔板並不能直接觀視到作者的垂釣,但可以同步透過作者手持的攝錄機在隔板上看見影像,透過作者手持的麥克風聽見敘述與聲音。密室中僅有:作者,電腦保護程式〈前兩次有〉紙與筆 隔板 聚光燈。

「垂釣者」在這麼長時間裡宣示著「垂釣」憑藉的是什麼?觀眾在那麼長時間「觀視」著垂釣憑藉的是什麼?如果旅行是一種溝通的強烈意圖,那麼現實的困境是什麼?是什麼阻礙了垂釣者的「表演」?是什麼阻礙了觀眾「觀視表演」?

對此作品的另一描述:藝術家在展場搭起一間密室並將自己關進裡面,觀眾只能看到攝影機所投影出的零碎畫面、聽到密室裡頭傳來的喃喃自語;似乎是對著自己述說,又似乎對著見不著的他人訴說什麼。一名河邊垂釣者口中瑣碎的話語可以是不可言說的大智慧,更可能真的只是無意義的呢喃,是否有意義,只在於有無願意聆聽的有心人。在看不見與聽得到之中,藝術家與聽眾在現場架構出異樣的藝術性。

記錄展,再次將此複雜的「垂釣之旅」演繹出:聽寫與記錄閱讀,同時出現被記錄與記錄;如同高達的電影:字幕、影像、聲音與敘述獨立又附著的嗡嗡作響;如同敘述與獨白、思考與陳述、記憶與事實間的脫離與回望、失調與腐敗、捕捉與流逝的無盡努力。

展期:2009 9/07~29
地點:洪建全教育文化基金會 覓空間
開幕:9/5〈六〉14:30
與藝術家面對面:9/12〈六〉、 9/19〈六〉、/9/26〈六〉 14:30-17:00


湯皇珍 我去旅行八/ 智者在此垂釣 記錄展
TANG, Huang-Chen 2009 DOCUMENTATION
I Go Traveling Ⅷ/ WISE MAN FISH HERE

第二屆台灣雙年展
展期:2010/10/2~2011/01/09
地點:國美館

第二屆台灣雙年展策展人 張正霖
本屆的臺雙展(展期:2010/10/2~2011/01/09),已是第二屆。整體的策展工作,或說「策展方法論」,基礎是建立在團隊的基礎上,希望透過這樣合作及團體討論的模式,更完整的呈現台灣美術發展的當下性格脈絡與趨勢。我們也將整個策展過程視為嚴肅的美術史研究,藉由深刻的調查研究,呈現整體性的美學關照。這是我們整個工作的基本自我要求。同時,我們始終將自己定位為學習者,是向各位藝術家學習的學生,把策展視為藝術實踐,責任則是盡力反映台灣美術的當下,特別是捕捉其中重要的藝術創作趨勢及脈動。

我們期許能成為呈現台灣美術多元性質的平台之一。我們希望提出一種美學觀,即藝術推進的內在動力應該是不同形態美學/創作取徑之間的自我廓清、沈澱及相互衝撞,以及其中最令人珍惜的-藝術實驗性的發揚。我仍寄託某種理想:即藝術的發展,核心之處應是創作者的生命處境,以及更關鍵的:各類作品背後美學淬鍊的過程和力量。

有豐富的人性,才可能擁有多元的藝術性,眾多傑出的藝術心靈的激盪過程,應當被深刻的紀錄和敘說 。

在這樣的理念上,我們採取的是很古典的實踐方式:田野調查。即針對2008-2009年間,在臺灣所有紀錄可循的展覽做了地毯性的經驗研究,其中不分展覽的規模或地區,都是我們研究的「母群體」。最後,從總數接近1700的所有展覽中,我們歸納出了七種發展中的重要趨勢,分別為:「地方突圍」(意指具有社區介入與社會意識的藝術創作)、「新類型視覺藝術空間的聯結與轉進、「東方媒材的創新」、「架上繪畫的新流向」、「影像的變奏」、「裝置語言的轉化」與「樸素之質」。

也是依據上述七個趨勢,我們便分別計畫邀請具有重要代表性及藝術史意義的藝術創作者參展。這是我們對於基本策展過程的一個報告,而您與打開當代便是我們經過審慎研究後,企盼邀請到的藝術家之一。此次,我們希望能請您之《我去旅行八/智者在此垂釣》(2009)。我們認為《我》一作,具有獨特的個人韻律與豐富的美學指涉。經策展團隊許多次的討論,我們更一致認為,此件創作,足以為不同的觀者或藝術心靈,闡述了臺灣當下藝術脈動中的一個重要面向:即探觸記憶與生命間柔軟卻堅韌的美學意蘊,並帶有靈性與詩人般的自由特質,以創作為敏感體驗[存在]的涉渡之舟 ----- 您長期的耕耘,向我們呈現了此點,牽動我們許多的體悟。

就創作這部份,同為《我去旅行八/智者在此垂釣》乙作, 在高雄豆皮與台北洪健全基金會兩個空間內的呈現方式似有若干差異, 或許您會希望於本館內再做衍義, 這部分我們將充分尊重您,也當全力配合。

旅八座談錄音清單

旅八紀錄展dm

旅八紀錄展工作期程

旅八行動dm

旅八行動工作期程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 Reserved by Tang, Huang-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