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1997-2011 Art & Art-Fair (Dog-Pig Art Cafe Group Show) 藝術+博覽會 2005 4/8 12:00~16:30
Group Exhibiton / Action/ 2005 Taipei Art-Fair /Taipei

藝術不見了 -關於Dog and Pig and Art藝術-博覽會的記事

文/湯皇珍

本事:
行動藝術家湯皇珍受高雄『豆皮藝文咖啡館』之邀參與2005藝術書博覽會。受邀藝術家們與策展人劉秋兒討論決議以『交易行為行為交易』的概念回應這次參展。

湯皇珍提出的行動計畫是:帶一隻豬‚名為『博覽會』‚一隻狗‚名為『藝術』‚進入藝術博覽會。欲體驗『藝術+博覽會』的人‚須交易付體驗價99元‚預計執行時間為:4/8 2005 12:00-16:00。行動結束後座談‚並將行動後『物質』裝置於會場內『豆皮』空間。


『藝術』這一天起個大早‚鑽進主人的車‚翻過桃園的梯田緩波‚一路笑話不斷‚終於進了松壽路的博覽會。而『博覽會』經過一個星期的懷柔‚吃了我數個四十元的富士蘋果‚終於也來到了松壽路的博覽會。博覽會終於與藝術喜相逢。

『藝術』是隻一歲的黑色拉布拉多大狗‚『博覽會』是一隻已經長大的迷你粉花豬。但見這『藝術』年輕有勁不知天高地厚‚見人就飛撲上去‚見地就打滾起來‚牠不管是不是火紅地毯‚不管是不是狗與狗主人不許入‚始終興高采烈。倒是『博覽會』可不上道‚不認得博覽會的大門就算了‚看到火紅地毯尚不知是回了家‚吃了我的蘋果還一路直想往出口逃竄‚看見向他靠攏的人就沒命似的鑽進自己的籠子‚殊不知我們花了門票‚穿過守衛‚就是要來看博覽會的;博覽會居然害怕進博覽會‚這回糗大了。再萬一『牠大大在紅地毯怎麼辦‚小姐?』『妳看牠的尿由籠底溢出來了‚那邊有廁所‚小姐?』『小姐‚小姐你這樣帶豬進去‚畫廊老闆會不會不高興?』不管博覽會是不是真是一隻豬‚牠可是博覽會‚哪有博覽會不能進入博覽會的道理。『他們有申請。』這頭有人說‚『這是我的作品。』我趕緊接上去說‚警衛正遲疑地檢驗他的認知;說時遲那時快‚『藝術』掙脫了主人的拉持一下飛快有力的撲上『博覽會』‚弄得博覽會的籠子差點沒翻過去‚而那隻豬-不-那『博覽會』儘管已經躲進籠裡‚還是嚇得魂飛魄散‚不知是豬還是我的心臟差點停止。萬一有個三長兩短‚扣除我作品的全部製作費還得負三千元‚如果你不相信‚最好放下身段來實際體驗體驗。付我99元可體驗一回‚要累計到三千元‚非有30個愛看『藝術+博覽會』在一起攪和會發生什麼的有志青年‚或是想進入收藏史第一人的有錢士紳‚這--談何容易?

加上這『博覽會』可血統純正‚君不見Dog-Pig-Art那高懸在高雄豆皮藝文咖啡館上的招牌嗎‚要想『博覽會』來到博覽會一定得坐轎車‚還得要是不害怕豬臭味的駕駛;否則你只有花錢租部貨卡載送‚這隻50公分乘40公分大小的乘客讓司機樂到清閒;還好肯定是不可能搭飛機‚否則算算該多花多少錢?

我一見‚這藝術要擁抱博覽會可難‚這藝術熱情‚博覽會可不熱‚要他們發生親密關係非得從長好好計議一番‚古人果然有見識‚說是『冰凍三尺絕非一日之寒。』我們這藝術與博覽會的世紀相會在門口就走不下去;這會兒獸醫也開口了‚判斷『藝術』絕不可再見『博覽會』‚否則就算待在籠子裡的博覽會還是很可能經不起再一番折磨一命去了西天‚把關的閻羅還真不知該放行還是該退貨。我再一想‚還沒體驗藝術博覽會呢‚博覽會可不能沒得逛‚我當機立斷‚即刻讓『藝術』昂首闊步先行進場‚『博覽會』則關進籠子‚帶著加罩的保護空間由另一頭進場‚人海茫茫‚尋尋覓覓‚難得交易才可加碼‚我叨唸著99元、三千元、30人‚一路拿著蘋果看著畏縮的博覽會嘆氣‚一方面又頭皮發麻‚衷心盼望藝術與博覽會還是『千里共嬋娟』比較好。

這頭進了博覽會的『藝術』可不這麼想‚只見牠一路打滾彈跳‚見人就笑‚繞行全場一圈又一圈‚儘管大家疑惑:為什麼一隻狗-不-一隻『藝術』能在博覽會裡閒逛‚卻仍是忍不住逗牠玩牠狎弄牠‚只見『藝術』不改其志‚滿嘴唾液‚一臉親切‚熱情有勁使大家都忘了藝術何在。反倒是不能碰、不能抱、不願走出籠子的『博覽會』一勁兒瑟縮在博覽會場一角的籠子裡‚我又花去不只一枚的富士蘋果才終於誘出『博覽會』‚到達豬肖像的前面‚讓記者的鎂光燈有機會閃一閃。

這一閃‚博覽會就變成-『玩過頭-真的豬狗都進場』。會場這一路上許多人總是問我:『這博覽會有多大?』‚博覽會的規模有多大?我當然無法代替博覽會的主辦單位回答你‚但是你為什麼不疑惑:『為什麼藝術家要帶藝術與博覽會進場現醜?』『為什麼豆皮要推出這原汁原味叫什麼--交易行為行為交易來呢?』如果我又說:『可惜這8000萬的投資‚藝術還是看不見。』你看了可狐疑不狐疑?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 Reserved by Tang, Huang-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