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1997-2011 I-Am-Real-Absurd-I-Am (The Gravity of the immaterial) 我.是.真.荒.唐 2001 5/27-8/26, 2002 11/2-12/1
Group Exhibiton / installation/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Taipei /TAIWAN &Total Museum Seoul /S. KOREA

台北當代館開館-輕且重的震撼

作品名稱:我、是、真、荒、唐
媒材:物件、動力、影像
手法:事件裝置

作品敘述:
空間中一種因人介入而產生的類遊戲。利用熱感應器,當觀眾在它的感應範圍內會觸發預先錄製下來的訊息。

我將運用當代館中段入口由樓梯走上來即將進入展廳的過道--是個展廳與非展廳的灰色地帶。當觀眾引發感影器時,這個空間才真正成為展場的所在。

感應器將不被覺察,刻意隱藏安排於過道與其他同樣隨意與經過選擇的物件-發生相互或者無絕對關聯的位置關係。並且與過道的物理與建築空間同樣反應。

感應器中的訊息分別是「我」、「是」、「真」、「荒」、「唐」,五個單字,由觀眾因個人路徑與偶遇而取得完整或片段,或有意義或無厘頭的“領會“與“誤解“。

物件有兩類,一是曾經為作者在其他展覽中採用過的「作品」單元、經過影像化處,一是由當代館所在的大環境中取採的大型實物。

理念敘述:
我的作品只有一件事--透過人的行為覺察我們自身的處境。我-作者-藝術家-負責做出一個決定性的行為選擇。製作一個誘發的環境,讓行為發出它應有的辯證與潛能。

兩年前我展開對溝通的質疑,藉由電腦與傳訊的日新月異更加推波助瀾,使得這個質疑成為21世紀最具爆炸性與歧見的人類處境。我先後選擇過- 1)打電話給自己的影像;2)拿起對講機與看不見對方的陌生人講話;3)面對面不停重複播放的無頭影像;4)在公共場所打電話給留下電話號碼的旅行者;5)不斷在空間中碰運氣的逍遙遊。

這次,在此看似展場又似過道、看似新又似舊的場合-我-製作混亂拼湊的傳訊,隨時可以開始隨時可以轉台,可以走入走出、經過停留,讓語言連接與拆解,讓意識漫遊與漂浮,乍然與你的21世紀處境抽象相接的所在。

它接收來自觀眾自身的反應能量,同時是一記打在臉上的巴掌與一場水過無痕的大笑,對人類處境咀嚼荒謬的縮影,作品就叫--我、是、真、荒、唐。


台北當代館開幕-輕與重的震撼(韓國交流)

作品名稱:我、是、真、荒、唐續篇-樓梯間
媒材:物件、文件、聲音
手法:事件裝置

作品理念:
物件有兩類:一是曾經為作者之文件,一是由韓國展場所在的大環境中取採的大型實物。

樓梯間,它是公共空間,卻常常曖昧的被私人使用。佔著通道的物件說著話,它是個中介之地。一如我、是、真、荒、唐,因觀眾的移動經過而加以「相遇」以及「解讀」。在此,看似展場又似過道、鄰近又陌生的韓國-我-製作混亂拼湊的傳訊,隨時可以「開始」隨時可以「轉台」,可以走入、走出,經過、停留,讓語言連接與拆解,讓意識漫遊與漂浮,自「樓梯間」乍然與你的21世紀處境抽象相遇。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 Reserved by Tang, Huang-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