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1997-2011 《T……》ActionTheater Tang Huang-Chen& Shien Tung-Lin T行劇動場 2001 9/14-16
Group Exhibiton / Action-Theater / Space-4D Theatre Group /Taipei

荒唐世界‧遊戲人間-湯皇珍的行動劇場(節錄)
新觀念雜誌 2001(155期)
文/謝東寧

法國哲學家德勒茲(GilleDeleuze)說:「思考,源於一場充滿偶然與幾近暴力的相遇(rencontre)。」湯皇珍作品中柔性帶點幽默的暴力,常常讓偶然進入她作品的觀眾,手足無措,然後,才會心一笑地離開。

走進台北當代藝術館開幕展,沿著角落一樓往二樓的樓梯間通道,精美的木質地板及雪白的牆上,散落了幾件很平常的現成物,磁磚、洗手檯、推車、拼花…,走近這些物品,其中隱藏的感應器,卻對你發出一個個單字,讓你在移動中徑自隨機組合。這個當代藝術作品的名稱叫《我、是、真、荒、唐》,乃是作者「湯皇珍是我」的倒裝句。

創作的轉捩點
「我的作品是以荒謬行動的選定與執行作為出發,驟然生成於時空相互並置的對話中,為的是喚醒人對自身處境的自覺。」她快速且清楚地回答我的問題。

1986年,剛從師大畢業的湯皇珍,好不容易終於到了夢想藝術殿堂的巴黎,尚在語言學校就讀的她,就躍躍欲試、單槍匹馬地帶著作品,去找美術學院的教授自我推薦,「通常教授們看完作品後會告訴我,他沒辦法教我什麼,要我多去美術館看看別人的作品。」因為語言與文化的隔閡,剛開始聽不懂其中語意,碰了幾次壁後才知道,原來在他們的標準裡,湯皇珍信心滿滿的作品,根本還構不上所謂的藝術創作。

這個衝擊對於孤身在異地求學的她來說,幾乎是無處求援,不但是對於自我開始起了否定,更對何謂「繪畫」?產生了莫大的質疑,「這段時間,是我感覺到最徬徨的時候,常常一邊苦悶地作畫,然後再把畫毀壞。」

經過一連串的考試,進了巴黎第八大學,湯皇珍還記得第一堂的「素描」課,課堂上沒有任何對象物,老師出的題目是「公共空間與私人空間」,經過老師對她的一番特別解釋,建議可以從兩種相對的東西開始,譬如黑跟白、亮跟暗,「聽完當時我心想,天哪!到底要畫什麼?」

重新歸零
回到住處後,湯皇珍決定用最笨的方法,就是想辦法忘掉過去所受的訓練,假裝自己根本不會畫畫,讓自己重新歸零。

歸零後反而找到更大的空間,創作上如此,理論基礎上更獲得大量的養分。有一堂分析當代作品的課,嚴厲的老師初次見面,就威脅他們這些語言不好的外國學生,最好不要選他的課,一定過不了關。個性倔強的她,卻不放棄地花了整整三個月的時間,作了一份德國藝術家約瑟夫‧波依斯(JosephBeuys)的報告,終於才讓老師另眼相看。不過,最重要的不只是老師的認同,而是波依斯的「社會雕塑」行動藝術觀念,啟發影響了她至今的藝術創作。

回到台灣
湯皇珍離開巴黎前的一次個展「418筆畫7分鐘」,用白色畫筆,畫滿當天報紙的時間,經過日復一日報紙逐漸佔滿展場,作品的思想及社會性表達強烈。

回到台灣,第一個發表的作品是在伊通公園的「72」。在展覽室的三邊,ㄇ字形在地上擺了72片透明玻璃,然後來自當時社會眾多遊行示威的丟雞蛋行為,現場她精準地向72片玻璃丟了72次雞蛋,一個多小時的演出,結束後她把蛋殼清理乾淨,留下空寂的場域。「去國多年、物換星移,個人的轉變恍如黃樑大夢,回國後反有種異鄉之感,像是隔著一層玻璃,進都進不去。」她回憶著當時的創作動機。

1995年之後,她作品中事件的主角,逐漸從自己轉位給觀眾,發展了一系列需要觀眾參與的作品。

與劇場的相遇
其實,湯皇珍與劇場的淵源發生得相當早,早在她師專畢業,當了五年老師,然後不顧家人的反對,辭去穩定的工作,待業之際,先加入汪其楣老師的兒童劇演出,後考進蘭陵劇坊第二期,接受一連串嚴格的訓練。「記得演出《九歌》前的排練,每天弄到三更半夜才回家,家人對我辭去教職,搞這種毫無收入與前途的活動,感到不可思議。」但是,湯皇珍接著說:「這段時間的經歷,對於我走向身體的行動藝術,有著潛移默化的影響。」

這次她將與自律神經@過敏性失調‧劇團,共同創作行劇動場《T……》。「在演出時,舞台上除了自己和另一創作者(謝東寧),並會出現一頭羊」,「將以精密的語言、愚蠢荒謬的行徑,認真地完成一次,看似無意義,而且很可笑的演出」。嚴肅的議題之下,卻有極度輕鬆幽默的形式表現,全劇共有七個段子包括:「看見與描述」、「資訊交響曲」、「知識廚房」、「盲劍客」、「脫口秀﹍打卡萬歲」、「聯絡上帝的五種方法」與「T迷宮」。

發笑的思考
關於創作的過程,她說:「另一位創作者,滿腦子想的都是搞笑,後來想想也對,人類許多嚴肅認真的行為,其實都還蠻好笑的。捷克作家米蘭昆德拉不是說過:『人們一思考,上帝就發笑』。」不過,對於自己的粉墨登場,她只是緬靦地笑著回答:「我很嚴肅,正好對照」

她認為,相對於以往個人的純粹創作,劇場的綜合性、立即性、社會性與不可重複性,相當也可以表達波依斯所提出的「擴張的藝術觀念」,她補充說:「當藝術變成了真實的生命事件,現場觀眾將與創作者共同經歷。」

對於此次跨領域的嘗試,湯皇珍仍然一貫抱持著開放的態度,「我們準備的題材頗具延展性,不過關於形式的選擇,需要進一步的嘗試。」

湯皇珍+自律神經@過敏性失調‧劇團--行劇動場《T……》
9/14~15 19:30
9/15~16 14:30
演出地點:四度空間小劇場(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553巷22弄55號之一)

video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 Reserved by Tang, Huang-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