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1997-2011 I Go Traveling Ⅺ /Traveller. Bali 我去旅行四 2001 5/12-13,5/19-20
Solo Exhibiton / Performane /Taitung Theater & Beach / Taitung

導演手記
湯皇珍
來台東必需以小飛機越過海的上空,再抵達一片臨著海土地。風很大,飛機總是彷彿驚險的降落叫人暗暗心慌,下機後強烈的陽光便籠罩了你。

台東沒有公車,除了腳,便是附有輪子的交通工具。選擇慢慢走看見環繞的山棱線,但很快就汗流浹背。場-十分失焦,地-十分廣闊,人-赤裸裸暴露其間。劇場與行動就這樣展開。一點也不肯迴避強風、石頭、海濤以及人類在其中靠意志力撐持出的荒誕。

搬石頭、做日常生活動作、巡迴唸白與發聲,反覆,然後改變組合的關係再反覆,做日常生活動作、搬石頭、發聲與巡迴唸白就像來來回回的潮汐與風,兩個人類的關係,亦始亦終的生命。一點也不肯迴避強風、石頭、海濤這些完全不適合劇場的場,以及人類試圖在其中靠意志力撐持出的荒誕演出。當你越加認真,亦是越發了解人的侷限如此可以深思,凝視。場-十分失焦,地-十分廣闊,人-赤裸裸暴露其間。

我們並不試圖改變人的裸露,只是邀請你來思索──有敘事、有台詞、有人物的劇場與有意無意的語言聲音、有演無演的動作行為短兵相接的交會,一如旅行;當我們踏上一片陌生的土地──所有你的過往經驗、脾性,你的大腦皮層,你的身體開始遊盪與行走。一如旅行。

21世紀,我們的旅行從未如此頻繁、複雜、短暫與游離;甚至我們所發明的一切為使旅行更加方便,使移動交接隨時成真。而旅行──異質擺盪,是人類的迷失與成就。新一代的秩序或亂序也好。我仍會搖搖晃晃的飛來台東,降落於一片臨著海的土地、陽光與強風。

我去旅行4 (正式台詞)
I Go Traveling IV /Traveler. Bali (Official Script)
第一輪 6名演員接力說話
Round One – Conversation Between Six Actors

1. A trip I once took really changed my life
劇烈改變我一生的是一場旅行
2. I was changed as a result of stopping and staying during the trip
也因為旅行中的停止與逗留改變了我
3. They appear as if in a deep sleep after extreme exhaustion
它們始終像極度疲倦後的一場酣睡
4. Short lived dew on spring flowers
春花間的短暫雨露
5. Gave me hopes and ideas about the possibilities in life
使我對人生的可能性有一種期待與想像的空間
6. It’s easy to say things like where we’d like to visit
我們很容易說想去那兒旅行等等的話

1. But we’re highly likely to hesitate when the trip becomes a reality
卻很可能在旅行成真的時候十分猶豫
2. Shake with excitement
興奮的發抖
3. Or perhaps it’s fear of the unknown
還是出於未知的害怕
4. Missing one’s flight
趕不上飛機
5. Losing one’s luggage
掉了行李
6. Having one’s passport stolen
護照被扒

1. The stimulus of adventure
刺激的冒險
2. An eternally passionate affair
永生的激情艷遇
3. Changed my life from that moment on
從此改變了一生
4. I had really wanted to make my first trip for a long time
第一次的旅行我嚮往了很久
5. I came to think it impossible and that disappointed me
也曾經覺得不可能了而如此失望
6. One day
有一天

1. Suddenly three conditions I had waited for came together
等待中的三個條件突然湊合起來
2. The trip was on right away
旅行變成立刻要執行的事
3. My fears were completely replaced by excitement and being busy
我的害怕被興奮忙碌完全取代
4. I carefully packed one week’s luggage
我細細的整理了一星期行李
5. It was as if I was taking the first half of my 25 years with me
彷彿要帶去的是我前半個25年的歲月
6. When I said goodbye I had no regrets at all
告別的時候我一點也沒有惋惜的意念

1. But four years later when I set out to return home I cried at the airport
卻在4年後啟程返國時淚灑機場
2. The trip really had changed me
旅行的確改變了我
3. It also took me a week or maybe even longer to pack my bags for the homeward journey
我也花了相當一個星期或許更多的時間打包回家的行李
4. I had many things that were simply too big to pack
多出來許多大到無法帶回去的東西
5. I saw that some of the things I’d taken with me I hadn’t used in four years
檢視我原有帶來的物品有的甚至4年中並沒有機會用得到
6. I locked my case
鎖好箱子

1. As it slowly turned from dusk to night in the rented room
租屋在逐漸由黃昏轉變到夜晚的一吋吋天光中
2. Each peaceful action was cast in a strange light
安靜得每件事務都透出奇異的光芒
3. I watched the time pass
我一分一秒的守著
4. As darkness arrived it became impossible to distinguish blue
直到黑暗裡再分辨不出藍色
5. In my mind I recounted the cherished memories of walking in the street
心中細數踏走過的街聲
6. The magic incantation of a lifetime
成為一生的魔咒

1. In Paris
在巴黎
2. The hesitation and concerns I had before returning home gave me nightmares
回國前的猶豫焦躁中作過一場惡夢
3. I was always waiting for a car
一直在反復等車
4. Despite there being dozens
車子很多就是沒有一輛
5. Not one of them was the car I was waiting for
是自己苦等要上的車
6. If you asked me about my last trip
如果你問我最後一次的旅行

1. I never thought it would happen and believed I would grow old here
原本以為是不可能有的我會安老於此
2. But my mind is changing
然而我的心懷意念正在逐漸變質
3. I earnestly desire to leave my home country
我深摯渴望遠離故國
4. To die in a foreign land
死於異地
5. Even to feel great happiness and the freedom to indulge
甚至有極度的快感與自由的放縱
6. To live in an inexpensive place where the weather is great and the sky as blue as the sea
在氣候每天都很舒服天空與海水一般湛藍生活也不貴的地方

1. There I can force my old body
我還能夠拖著已經老了的身體
2. To stroll around the white-walled villas through the streets of a small island
慢慢走過小島街上的白色別墅
3. Enjoying the warm sunlight and news of seasonal changes floating in the air
享受溫度日光與空氣中傳來季節的訊息
4. Because this trip
因為這個旅行
5. Showed me there are yearnings in later life
使我的年老有了渴望的路徑

湯皇珍《我去旅行 II》1999台北、台中、高雄、台東 暨《我去旅行 IV》2001台東劇場
文/呂岱如

一路以旅行這個概念為軸的行動藝術還正不斷延展中,而截至目前同樣的主題卻在不同系列中以相當不同手法、形式、內容有迥異的探索結果。

《我去旅行 II》為一運用大量交通概念的行動,藉著通訊媒材、實際上藝術家本人的旅行移動、影像傳輸、郵政服務等,達成一種遠遊、旅行的目的/手段。設於台北、台中、高雄、台東的公共商業空間中的裝置含有電視機、錄影機、電話、明信片、郵箱和一把不斷在電視前面擺動的汽車雨刷,電視機裡出現的螢幕中出現的是路過的行人群像,而若當有觀眾好奇得依著指示打電話給那位自稱「我去旅行了」的人(藝術家本人)則電視將隨著電話接通而播放湯皇珍預錄的旅行影像以及她的行動藝術談話,並且與觀眾也可以直接和藝術家說話,另一方面,觀眾也可跟著播放出來的地名開始依序圈選明信片上的地名,這個圈出的結果若相連起來,則成為一份路徑圖的樣貌,除了標記如此一段透過聽覺、想像、書寫而形成的一趟假旅行之外,觀眾還可將明信片投入一旁的透明壓克力郵筒裡,寄給任意一人,將這個旅行地圖寄出,完成另一趟郵件的旅行。

藝術家在不同的時間與城市裡如此跟觀眾做一種有距離的、間接的、想像的一種互動,空間感被錯置,以這些經過忙碌的商業空間來去的人們為主要訴求對象,跟這些城市裡匆忙的、移動(旅行)中的個體嘗試溝通的可能性。「溝通,其實就是一種旅行。」1把一個訊息由甲傳到乙,來來回回的過程既是旅行,也是溝通。而溝通這件事在這裡所貲不匪,這件作品即反映出現代都市人在如此慌亂的生活步調裡進行溝通的困難度,並且,進行溝通所需的設備、動力是如此的繁複,而在好不容易透過這些科技設備之後,我們嘗試的溝通是否真正符合彼此期待並達到目的,是否也只是一場虛構的旅行?而更進一步地說,作品討論的不只是旅行的意義,而是旅行與非旅行的關係,正如電視機前不斷擺動的雨刷一般,不斷地切斷畫面,旅行受到窒礙,而且觀者被迫保持跟另外一方的距離,不斷重新帶回到現實的當下來,面對這裡和那裡的不同,面對藉著他者成立後的自身反照。

而《我去旅行IV》則是應用截然不同的手段在表達旅行的另外延伸意義。這個系列是與台東劇團合作的表演,在台東的海邊做一行動藝術與劇場混雜的荒誕劇場2(Theatre of Absurd)般的呈現,劇完全不搭景、道具採極簡主義僅用海邊的石頭與沙、舞台則完全仰賴演員們的移動才製造出場域這樣的空間感。劇中,演員們的表情與肢體跟語言毫無關聯,演員們以卡農一人一聲部輪說的方式,面無表情,一句接一句完成一段獨白般關於旅行的敘事,並且用非常多種方式不斷重複著這個敘事段落,輪著接力、不斷重複、倒述分開的句子,故事本身並不長,約五分鐘內即可聽完整個段落,然而它不斷地被解構、以不同方式呈現著。與荒誕劇場同樣地挑戰戲劇文本的意義,摒棄結構、情節上的邏輯,直接反應這種現實裡的荒謬,以暗寓的方式指出生活的片段,以無聊來表示無聊之感。

然而,這次呈現於語言上的問題應該是探究最顯著的點,文字於第一段的重複可帶來一種時間的流動感,尤其這段兩兩搬石頭的意像來牽動整各場域的形成,文字竟有如時間刻痕,描述著前進之意,重複像是一日一日推移,而倒敘則像拉回記憶,拉成時間與空間向量的指標。不同於荒謬劇場的是,語言在此,依然保有陳述的價值,敘述中旅行者以回憶錄的方式述說旅行如何改變他的一生,語言所指還是與現實生活中的意義相符,因此,也具象地產生意義與意象,而以不同的演員天天重複因為一趟遠行而所碰觸到的生命轉折問題,也就變成內容的軸線,所有人都在共同經歷的中心問題,在一場宿命性的遠離之後,家的定義便開始模糊斑離。

湯皇珍所扮演的腳色則有既定的鐘擺狀路線,在整個表演中都只用一樣的步伐於下舞台(Lower Stage)的面積裡採著這既定路線走動,人幾乎物化般地呈現機械移動,也同時參與群體的文字接力,而這行走步伐與系列二的雨刷效果類比,分開生活的荒謬和旅行的嚴肅,完成想法上的跳脫與旅行。

旅行這個主題乍看之下是探討一種短暫與現實中過日子的這個狀況離開,帶著相當大的一種浪漫情愫,然而,在這兩場旅行的行動表演中,旅行反而變成重返自身處境最艱困的一條路,也同樣成了尋求自我的必要與困難的手段,用如此費心的、大量象徵隱喻的、或是荒誕的方式傳述一場如夢人生。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 Reserved by Tang, Huang-Chen